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一讲/人鱼之谎(2 / 2)



皆崎把二楼回廊上的门从头到尾逐扇打开。



不久,他『中奖了』。



「天啊,真没规矩!」



喀嚓,就在将一扇小小的房门开启的那一刻,门里响起转铃般的声音。



「应该先打招呼再开门才对,怎么能招呼不打就破门而入呢。众所周知,那是初夜在床上的做法呢」



「这可真是冒犯了。但是,我的贞操可比普通女子坚实多了,所以您无需担心」



皆崎拿起圆礼帽表示致歉。



见状,双胞胎少女之一呵呵一笑。刚才夫人介绍过,她是姐姐,翠。



这个房间为粉色基调,似是儿童房的布局,带华盖的床和玩偶专用的柜子也进行精心装饰,就像砂糖点心一样。



翠向房间中央的轮椅上靠过去。



「哎呀,您比我想象的更有意思!男人还耍什么矜持,简直太没意思了!」



「喂,到底有意思还是没意思啊……本姑娘受够这屋里的人了,没一个搞得懂」



「碧也是这么觉得,是吧?」



「……嗯」



轮椅上的妹妹——碧轻轻点了点头。她深棕色的头发,眼睛的颜色与头发一样,给人感觉十分乖巧。姐姐就想紧紧贴上去一样,伸出双臂将碧环住,还把脸贴在她白皙圆润的脸颊上。翠让汗毛接触妹妹的肌肤,同时轻声说道



「你们也都看到了,我们姐妹关系好得很呢。对不对呀,碧?」



「是的……半个月前我跳下楼摔断腿之后,一直都是姐姐在照顾我」



「跳下楼?半个月前?所以腿就落下了残疾?」



皆崎在手上转起了烟杆。



碧轻轻点头。她盯着皆崎,讲道



「是的,我从高处笔直掉下去,用脚着地。平时的话身体立刻就会恢复,但唯独双腿没恢复……两只脚都弄得破破烂烂,最后就只能切掉了」



「是吗,怎么还那种事啊」



「不准欺负碧!少对那种事刨根问底!这位哥哥,你是会对娴熟的女性质问『你为什么不是处女』的那种男性吗」



「您的这番言论不论对男性还是对女性都不恰当啊」



皆崎皱起眉头,劝告道。然而翠却哈哈大笑。



忽然,碧开口了。她就像下定了决心,努力讲出来



「……那个」



「行了行了,赶紧走吧。听说你们是来找人鱼的,但我十分遗憾。那个肉可吃不到第二次啊。还请回吧」



皆崎叼起烟杆,吸了口烟又吹出来,说道



「找到了,『谎言』在此」



「『谎言』?」



碧眯起眼睛,表示不解。



在她跟前,弓儿猛地跳起来。她摇摆着看不见的尾巴,兴奋地说道



「那么……可以开始了吗?皆崎的彻啊!」



「嗯,当然可以」



皆崎摘下圆礼帽。双胞胎姐妹吃惊得呆住了。



啪,弓儿拍打双手。



啪,啪,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,啪!



在神圣的节拍声中,『魍魉侦探』宣布



「下面进入『解谜篇』」



为何一年前就被美滋滋吃掉的人鱼会发来求救信?



啪,弓儿高声吆喝



「敬请期待!」



* * *



「咦?」



「咦?」



「唔?」



「咦?」



「咦?」



五个声音聚在了一起。



依然高举着一只手的一辉,用皮革紧紧挡住身体局部的美夜子夫人,双手双腿还没长回去的老爷,然后是双胞胎姐妹翠和碧。



吃过人鱼的一家人全被集中在了玄关大厅。



但是,他们并不是自己过来的,而是被神奇的力量吹过来的。



至于干出这离奇事的人,则坐在大台阶中段,悠然地翘着那长长的腿。皆崎叼起烟杆,吸了口烟又吹出来,张开了嘴。



『魍魉侦探』不说谎。



口中所述,皆为事实。



「归根结底,『人鱼』是什么?」



「磅磅、磅」



「『吃了人鱼就能不老不死』。首先从这里开始就很古怪。人鱼虽然是妖怪,但毕竟也是生物,生物自当朝着对自身有利趋势进化。然而,『人鱼本身并非不死』,但会对吃了人鱼肉的对象授以『不老不死的副作用』。这里究竟暗藏着怎样的含义呢?对于一个种族来说,这一点无法带来任何利益」



「磅磅、磅、磅、磅」



皆崎娓娓讲述。弓儿在他前面假装弹奏三味线,还用嘴添加配音。



吃过人鱼的一家人很快明白过来。弓儿发出的声音似乎没有什么意义,问题在于『魍魉侦探』在讲什么。



「另外,没有任何人见证『获得不老不死的人类最后变成什么样子』。传说中曾有一位尼僧走进洞穴,但她最后怎样无人知晓」



「磅、磅磅」



「综上所述,我们可以推导出一个结论。『人鱼这种生物,进化路线就是要被吃掉』。然后,生物最终的目的是繁衍。水果长得好吃是为了什么?花儿积累蜜糖是为了什么?人鱼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。所以,『人鱼通过被吃来繁衍』」



「磅!」



弓儿格外强劲地奏响空气三味线。



皆崎细细吐出一口烟,道出一言



「『变得不老不死的人类,最终将变成人鱼』。这就是答案」



吃的人最终也会沦为盘中餐。



皆崎讲出美味人鱼肉的真相。



* * *



没有赞赏。



没有欢呼。



但是,也没有失声的惨叫,没有动摇的呻吟。



用语言来描述全家人的反应就是,他们平静地接受了事实。



看来他们还没有什么感觉。但是,唯独有两个人反应不一样,那就是姐姐翠和妹妹碧。翠朝皆崎狠狠一瞪,碧则眼中冒出泪花,说



「你能明白啊?」



「碧,你……」



「你一定明白吧?」



碧不听翠的制止,向皆崎求助。那双大大的眼睛里充满耿直的光辉。面对她竭尽全力的提问,皆崎一笑。他嘴角高高扬起,笑得十分风流。碧的面颊顿时染上红晕。



而另一边,弓儿不开心地弹起空气三味线。



「磅磅」



「继续讲吧。吃过人鱼的人经历不老不死之后会变成人鱼。既然如此,此次主张『会被吃掉』向我求助的人鱼一定就是『这个家中吃过人鱼的某位』。而且,此人『已经意识到自己正在变成人鱼』……适应过程格外迅速呢」



「但是,您说我们一家究竟有什么变化呢?您也都看到了,我们一家并无异常」



美夜子夫人张开双臂,高傲地说道。



对此,皆崎挥舞烟杆,指向轮椅上的碧。



「这里就有个人从高处跳下摔坏了腿。疑点就在这里。各位全都不老不死,腿脚本来应该会复活才对」



皆崎流畅地作出回答。全家人大吃一惊,目光汇集在碧身上。



碧紧紧握住轮椅扶手,用的力气大到骨头都鲜明浮现出来了。



「人鱼本身并不具备不死性,受益的仅有增殖过程中的个体。因为变化已经接近尾声,所以您的腿损坏之后没能复原」



「磅磅」



「跳楼的动机是……全家已经被人鱼迷得神魂颠倒。您的脚正在变成鱼的尾巴,害怕事情败露会被吃掉,于是设法自救。因此,你赌坏掉的腿脚不会复活,或者长出变化之前的人脚,于是跳了下去。结果,『正在变成鱼尾的脚』摔坏了,没能复原。你觉得这样一来就不会败露了。但是,有一位已经发现你『正在变成人鱼』。我说的没错吧」



「……是的」



「照此情况下,您用不了多久必然会被吃掉。你坚信会是那种结局,然后写了信给我。为了不让更多的家人发现,你没有透露姓名,并冒充『人鱼』。然后,你本打算等我到达之后再讲出实情,请求帮助……但是,你没办到」



「……是的」



晶莹剔透的泪珠从碧的眼睛里落下。她哗啦哗啦地哭了出来。



皆崎再次挥舞烟杆,这次又指向姐姐翠。



「姐姐就是知道您『正在变成人鱼』的人吧,毕竟你不论到哪儿她都如影随形」



「磅磅」



弓儿用嘴发出声音,做出就像是把三味线局在胸前一般的姿势。



「喂,皆崎的彻啊」



「弓儿小姐,有什么事」



「照你这么说,姐姐翠是打算『等到更多更多地变成人鱼之后就把妹妹碧吃掉』吗?」



「正是如此吧」



「竟然要吃自己的亲妹妹,禽兽不如啊!这叫个什么事啊!」



弓儿把看不见的尾巴竖了起来,暴跳如雷。



在她看去的方向上,翠毫不羞耻地冷笑起来。双胞胎姐姐嘴角一扬,全身释放出少女特有的残忍与美丽,楚楚可怜地说



「谁让人鱼肉是真的那么美味呢」



翠若无其事地迈出脚步,轻轻把手放在碧的肩上。碧浑身猛地一颤。翠浓密地舔舐碧柔嫩的脸颊,在妹妹脸上留下口水印,说



「要是能再尝一次那个滋味,就算是妹妹我也要吃」



* * *



「咦?你说,碧正在变成人鱼?」



姐妹之外的什么人开口了。



那声音中没有哀伤。他们自己也终将落得同样的结局,只是进程不同罢了。然而,他们身为家人却没有流露出同情,甚至还兴奋得两眼放光。



「所以说」



「那么」



「也就表示」



——还能再吃到那时候的肉?



这声音融化在食欲之中,判断其出自谁人之口已然毫无意义。它就像熬煮之下糖稀,带着炽热与粘稠。



「我居然还能用这舌头再度品尝恋爱的滋味」



「能不能进一步提高不死性呢」



「啊啊,超越极限的极限的极限的快乐!」



「这个家里没人帮你哦,碧」



——所以,你就成为我们的食粮吧。



翠如舔舐般轻声细语。



老爷的手脚已经在皆崎长篇大论的过程中长了出来。四双手缓缓向碧逼近。



噶嚓一声,碧从轮椅上摔了下去,拼了命地朝前爬,爬到大台阶前面,从地上朝坐在台阶的皆崎投去哀求的目光。



「『魍魉侦探』大人,请救救我。我听说过您的传闻,您是解决人与妖怪纠纷的人。所以,我向您送了信」



「想必是吧,但我有一言需对您说」



「是什么?」



「您虽然『会被吃掉』,但还不是『人鱼』」



「咦!?难道就因为这样,您就不救我了?」



「怎么会呢,我无非是将本次的『谎言』尽数列举出来而已」



皆崎叼起烟杆,吸了口烟又吹出来,说道



「宅邸之内,今宵『谎言』有二」



「磅磅、磅」



「『被食者』之谎,与『求食者』之谎」



「磅磅、磅、磅」



皆崎嗖地把手伸向前方,烟杆在手里一转,绵柔地融化了,就像是还原成某个形态一般开始扭曲、变形,变成一只奇妙的银色怀表。



皆崎低声说道



「人与妖怪纠纷之际,必有『谎言』存在其中。那么,这次的『谎言』程度如何呢」



应着皆崎唱歌般的声音,一个黑色发条突然出现。发条喀嚓一声嵌入怀表背面的孔洞,转了两圈。随后,怀表浮在半空之中。



皆崎嘴角一扬



「两分钟。那么」



「好戏登台!」



弓儿接过皆崎的话,挺起胸膛。



「各位观众,敬请笑览」



弓儿往地上一蹬。她转了一圈长出狐狸耳朵,转第二圈长出浓密的金尾巴。她不是人类,是妖狐。等她转了第三圈,她的姿态变成一把细长优美的刀。此刀落在皆崎手中,皆崎的姿态也在瞬间发生变化。



他头发变长变成银色披在肩上,眼睛变成浓郁的蜂蜜色,身上的西装也变幻成本来的形态,在黑色和服之上不知为何披上了红艳的女式打挂。皆崎举起银色利刃。



『魍魉侦探』宣言道



「下面,今宵『开讲』」



* * *



「所言其一,不可随意食用妖怪」



他向一辉轻轻横刀一扫,不见血溅。但一辉顿时翻着白眼倒了下去。



皆崎跳舞一样继续行动。



「所言其二,不可随意杀人」



又是凌冽一斩,他斩向美夜子夫人,但夫人肌肤之上依然没有伤口。但夫人同样无力地倒了下去。



皆崎跳舞一样继续行动。



「所言其三,不可随意沉溺愉悦」



他对老爷抽刀一抹,老爷依然毫发无损。



可是老爷像棋子一样打着转,最后倒了下去。



皆崎如同应着节拍,行动起来



「最后一言」



在他目光方向上,是翠。面对了一连串的喧闹,她依然笑个不停。



她笑得是那么悠然,悠然得堪称安宁,就如同站在草原上的少女。



「啊啊,真遗憾」



「姐姐不可吃妹妹」



「我是真的好想吃啊」



皆崎逼近。翠不躲不逃,就只是楚楚可怜地站在原地。



又或者说,这是她即便妹妹也一定要吃掉的坚定决心。



皆崎在她纤细的脖子上锐利一划。



翠就像断了线一样,倒在了地上。



这些被欲望彻底占据的人,统统已经倒在刀下。



有件事只有弓儿知道。



皆崎原本写作『皆裂』。



「今宵所讲到此谢幕」



他笔直将刀挥下。



瞬间,现场发生变化。斩断一切『谎言』之后,出现云雾般回转的暗影。汇集的『谎言』之力被迅速地吸入皆崎的身体里。她的眼睛霎时间变得比鲜血更红,释放出强烈的光辉,但马上又像蜂蜜凝结一样恢复成暗淡的颜色。但是仔细看会发现,他的眼睛比吸收『谎言之前』多了一丝红色的光泽。



可想而知,他若继续这样收集『谎言』,最终眼睛将染成鲜血的颜色。



不过现在,这件事并不重要。



滴答,银怀表指针转动。



正好,两分钟时间过去。



弓儿和皆崎的身影恢复原状。



弓儿唱道



「磅磅、磅、磅、磅」



* * *



这次的『谎言』与人鱼纠缠甚密。



皆崎所斩断的则是对人鱼的执着。



如此一来,碧应该就不会被立刻吃掉了。但是,谁也说不准人对妖怪的欲望什么时候又会死灰复燃。不管怎么说,人鱼肉美味无穷,而食欲又源自人的本能。



因此,碧遵循皆崎的劝告,离开了家门。



即便借助『魍魉侦探』的力量,身体向人鱼变化的侵蚀仍旧无法控制。



毕竟,吃过人鱼的事实不会因此抹消。



所以,皆崎向碧介绍了一位专门接待妖怪的医生。她做了手术之后,现在去了海里。



「谢谢两位这么多的关照」



碧直直地凝视皆崎。她用新长出来的鱼尾拍打波浪,那朱红色的鳞片美丽无比。变化既然已无法抑制,于是碧选择以人鱼的身份活下去。



皆崎将圆礼帽略微抬起,深感遗憾地向她道歉



「非常抱歉,我没有办法让您变回人类」



「没关系,谁让我也吃过人鱼呢。所以,这是我应当接受的惩罚。就算哪天被人钓起来,我也只会认为那就是我的命运,绝无怨恨」



哗啦,哗啦,尾巴在水中拍打。但碧讲到这里,脸色又黯淡下去。



她忧郁地把波浪拍散,低声问过去



「我的家人……总有一天也会变成人鱼吧?」



「嗯,没错。不过,那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后了吧。到时候,他们也一定厌倦了不老不死。您完全不需要担心」



「……也对。我说,『魍魉侦探』先生」



「有何吩咐?」



「我看您把妖狐……把妖怪待在身边。要是方便的话,能不能把我也……」



碧以动情的眼神柔柔问道。这应该是她押上人生的告白。



皆崎伸出手指,堵住了她的唇。他剥夺了拼命而又充满热诚的话语,对碧轻声说道



「再见了您」



此时,碧倒吸一口凉气。



迄今为止,皆崎从未对吃过人鱼的一家任何一个人用名字称呼,唯独「弓儿」这个名字在他舌尖上念得格外亲昵。碧察觉到这一点,露出格外伤心的表情。接着哗啦一声,她把水拍向皆崎,钻进海里。



之后,那里只有浪涛留了下来。



就像在说,『海里的那个不是人鱼』一样。



* * *



「哎,没关系吗?皆崎的彻啊。我看那丫头挺漂亮的,你居然随随便便就敢走人家。真是个大木头,暴殄天物」



「没关系,有一个弓儿小姐就已经让我捉襟见肘了」



皆崎一边回答,一边把圆礼帽一歪,积在帽檐中海水哗啦啦落下去。



弓儿奋力摇摆看不见的尾巴,灵巧地动起鼻子。



「嗯?嗯?什么意思?你这找我碴还是夸我?」



「都不是,仅仅只是陈述事实……我严重缺乏人类之心,就算让我珍惜某人,顶多也就只能珍惜弓儿小姐了」



皆崎摇摇头,这样说道。他重新戴好圆礼帽,对弓儿问



「先不提我,弓儿小姐你没关系吗?你过去作恶太深,原本的九条尾巴被身为常世判官的我斩下,心中就没有怨恨吗?」



世间充满妖怪求助的呼声,皆崎正是常世派来解决问题的人物,举世少有的判官。他监测『谎言』,据其罪孽之重施展力量。



很久以前,自从被皆崎斩下尾巴之后,弓儿便一直在旁协助皆崎。



她揉了揉鼻子,说



「皆崎的彻啊,还不是因为你要是没了可爱的本姑娘就是个百无一用的木头人。咱们毕竟是老交情,而你又那么没用,本姑娘忍不住怜悯之情涌上心头啊!」



「也是,没有弓儿小姐吵我闹我,这样的旅途很难坚持下去啊」



皆崎呵呵一笑。这番话出自真心。弓儿拍手,弹奏空气三味线,然后幻化成刀,皆崎的旅途因此才能成立。没有弓儿,一切都那么枯燥乏味。



而且皆崎认为,和弓儿携手同行弥足珍贵。



这件事对他来说有着重要的意义。



皆崎闭上眼睛,一时放飞思绪。但是,弓儿并没有发觉这件事。



得到夸奖之后,她兴奋地甩起看不见的尾巴,开心不移地挺起胸膛



「可不是吗,你没有本姑娘就完全不行啊!有自知之明是好事!心地善良的本姑娘以后也要继续帮你!还不感激谢恩!」



「是是是,我知道了,我万分感谢。不得不承认,少了弓儿小姐我确实就什么都不行了。但是,我现在做着这样的工作,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弓儿小姐的缘故吧」



「昂?你要赖本姑娘?咯咯,确实是因为淋到了本姑娘的血,你才不能完全变成人类的呢!但是,谁管你!」



「『揭露谎言,积攒功德,届时你才能回归人类,安然入眠』……哎,常世之神开口真是随便」



皆崎叹了口气,轻轻耸耸肩。



弓儿邪恶地咯咯一笑。



「有什么不好的啊,皆崎的彻啊,本姑娘可以一直陪你旅行啊!」



「弓儿小姐,我已经有些累了……这样说也无济于事吧」



皆崎手一翻,在皮包骨的手指间变出烟杆。即便刚才被海水从头到脚淋了个透,烟杆中的火依然没有熄灭。就在他叼起烟杆,正要吸上一口的时候。



「……嗯?」



一封信从夜色之中飞来。皆崎单手将它接住。他阅读上面所写的文字以及地址。弓儿猛地跳起来,问



「怎么,新的委托吗?」



「是啊,真受不了」



皆崎叼起烟杆,吸了口烟又吹出来,说道



「今宵人类依然会说谎啊」



然后,他们携手迈出脚步。



『魍魉侦探』,今宵依然不说谎。



立蔵碧



软弱的双胞胎妹妹。



身体人鱼化进展,为逃离姐姐而致信皆崎。



立蔵翠



强势的双胞胎姐姐。



发现了妹妹的秘密,为求独占妹妹而提供殷勤照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