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三讲/鬼之谎(2 / 2)



「完全听不懂你们在谈什么!你说过,村里那个男的讲的话里没有『谎言』!那这到底是怎么搞的啊!」



「……弓儿小姐,这件事」



皆崎正准备解释,但突然闭上了嘴。



他飞快地转过身去,奋力把小屋的门打开。几乎同时,他猛地往地上一蹬,顺势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。一道火光飞来,被他一脚踢飞。



火头被鞋尖鞋尖踢折,顿时就熄灭了。



皆崎按着飘起来的圆礼帽落了地,拿脚上的灼烧感说了讲起来



「要是烧伤了要怎么赔我啊?」



「喂,应该没有『谎言』给他怎强力量啊,这也行!?不会吧?」



「你该不会不小心说走嘴了吧!」



门外本来应该没有人才对,然而却有回应的声音。



小屋已经被武装的村民们包围。他们手里拿着镰刀、弓箭、刀还有斧头,而且还举着火把。他们的脸还清一色地被白布遮住。



一个男人畏畏缩缩地回应之前口气粗暴的嗓音。



「怎么可能……我应该没有『说谎』」



「是的,你的话里没有『谎言』,我很清楚。【『魍魉侦探』会测量『谎言』,在现世中相应的时间里增强力量。另外,本人只能『讲述』不能『说谎』】」



皆崎讲述常世的规则。『魍魉侦探』行走于现世中时,力量将衰弱,变成人类之躯。但获得『谎言』后,可能够在对应的时间里恢复常世判官的力量。另外,『魍魉侦探』本人『说谎』是绝不容触犯的禁忌。



「你们充分地利用了这项制约,真的十分出色」



皆崎吸了口烟杆,接着细细地吐出烟来,然后重重地耸了耸肩。



「『村庄富裕』『开办庆典』『出现了大量死者』『死者被吃过』『有鬼出没』『要进行驱鬼』,您说的仅仅只有这些,而这些全都是事实,没有谎言。只是,其中有所『隐瞒』」



「……这也就是说」



接着,弓儿问了过来。



皆崎缓缓地点点头。『魍魉侦探』抽丝剥茧,揭开村庄的真相



「为什么『村庄富裕』呢?这跟『为什么出现大量死者』的答案密不可分。你们是住在人烟绝迹之地的土匪,若不袭击其他村庄城镇和路人,根本不可能富裕到这种程度」



「那么,为什么就像出自鬼的手笔一样,尸体都被吃过……」



「野兽已经回到了山里。把尸体扔到山谷里,不用多久自然就会又乌鸦、狼、狐狸还有野鼠来吃……但事实不仅如此呢」



皆崎叼起烟杆,吸了口烟又吹出来,缓缓道出骇人听闻的真相



「尸体不见得全都被吃得面目全非,然而您说出那番话却斩钉截铁,没有撒谎。我不清楚那么做是为了增强被鬼吃过的说服力,还是为了娱乐……哎」



皆崎摇摇头。他的眼睛冰冷地眯了起来,锋利的目光射穿包围小屋的男男女女。皆崎对他们严肃地讲道



「总之就是,你们吃过之后扔掉的对吧」



吃过人肉的人。



这在常世之中被称为鬼。



现场瞬间哗然。这并非被披上欲加之罪时的动摇,而是对罪行被指出感到羞耻的反应。



弓儿唰地一下变色铁青,声音不自觉地变得颤抖,问



「喂喂喂,喂。人吃人这种事,没问题吗」



「当然不允许了,而且罪大恶极。知道其中的含义吗?这要是让常世之神知道,你们必然要下地狱」



皆崎把帽子一歪,放出话来。现场又是一阵哗然,但这是另一种反应。



皆崎说的话可不是简单吓唬人。不管怎么说,常世和俗世大部分已经相互溶合,就连生者都已经认识到地狱真实存在。而且,『魍魉侦探』是常世的判官。



既然他已经做出裁判,那必然将是重罪。



皆崎露出冷笑,面目可怖地接着往下讲



「等待你们的将是永恒无尽的折磨。你们肯定已经做好觉悟了吧?罪人必将受到惩罚。我皆崎彻身为常世的判官,地狱审判,任何人休想逃过我的眼睛」



「……不要怕!咱们本来就打算让他杀掉鬼伤了元气之后干掉他!就按当初的计划宰了他们,没有问题!」



老人高喊,举起大弓射出利箭。箭呼啸着向皆崎逼近。



皆崎轻轻抬起一只手,以最小幅度的动作用烟杆敲了下剑尾。他像轻轻捞了一下,就把箭的射线打偏了。箭朝完全无关的地方飞过去。



面对这杂技一样的技巧,老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


皆崎挑衅式地嘴角一扬,问



「那么,你们打算怎样杀我?」



「……唔」



「有谁要申辩就趁现在吧」



皆崎张开双臂,等了片刻。



那眼神,那笑容,那威压,无不令人胆寒。一个村名被彻底震慑,忍不住大叫起来



「我、我没有吃!真的!」



「啊,白痴!」



另一个人喊起来。这次是个女人,她用手这个白布捂住申辩者的嘴。但是,这为时已晚。



皆崎深深地点点头,像唱歌一样轻声说道



「『谎言』终于来了」



烟杆融化,咕噜咕噜旋转着变成怀表。一个黑色发条突然出现,嵌入怀表背面的孔洞,喀嚓一声转了一圈。随后,怀表浮在半空之中。



皆崎嘴角一扬



「一分钟。那么」



「好戏登台!」



弓儿接过皆崎的话,挺起胸膛。



「各位观众,敬请笑览」



弓儿往地上一蹬,模样变成一把细长优美的刀。



此刀落在皆崎手中,皆崎的姿态也在瞬间发生变化。黑色和服之上披上了红艳的女式打挂。皆崎举起银色利刃。



『魍魉侦探』宣言道



「下面,今宵『开讲』」



* * *



那是旋风。



那是龙卷。



那是斩击的暴风雨。



「所言数十,不可杀人食之」



没有余力一一去数。



毕竟时间太短,罪人太多。



皆崎合在一起,一并放出话来。



这说来蛮不讲理,但皆崎一副毫不在意的态度,或横砍或纵劈或斜斩,接连向村民斩去。



每刀挥去,村民们盖在脸上的摆布纷纷落地。



他们露出扭曲的表情,在刀吟之后倒在地上。还没被斩的人们纷纷弃械打算逃跑,但皆崎的刀从身后逼近他们。这也是理所当然。



皆崎的名字写作『皆裂』。



绝不放走任何一个。



但是,正当快到一分钟的时候。



就像大喊「时机已到!」一般,刀刃从人们中间向皆崎逼近。



哗唰、哗唰、哗唰哗唰!



那刀刃一路收割他者的性命,迅猛无比地挥了过来。它兼具细蛇的灵敏与毒蛇的凶残,其真面目是锁镰。反射着寒光的刀刃首先割掉了村民们的脑袋,试图用猛烈喷溅的鲜血糊住皆崎的眼睛,接着瞄准皆崎偏开脸的时间点袭去。



凶狠的一击逼近而来。



「呵」



皆崎看都不看便将它接下,甚至抓住锁链一鼓作气朝自己拉过来。



但这个时候,锁镰那头没有人。对手扔掉了武器,正在半空中跳跃。但皆崎已经看穿这个意图,将夺来的锁链朝对手掷去。与此同时,他轻轻咋舌。



「太慢了吗」



「这不是很清楚吗」



对手冷冷一笑,笑声中带着女性的柔和。嗖地,她拔出腰间的刀。



敌人闪过锁镰的反击,在皆崎的正上方落下。



铿————响起尖锐的声音。



皆崎以弓儿化身的刀接下来迅猛袭来的刀刃,迸发出刺眼的火花。双方手中若换作普通的刀,这时肯定已然在力量碰撞之下双双断掉,但现在双方陷入僵持。皆崎沉沉地问去



「……你就是巫女大人吗」



「正是」



「给强盗撑腰,企图让『魍魉侦探』和鬼相斗再坐收渔利,甚至知道『谎言』的机制……你到底是什么来头」



「你的事情,是这些尾巴的记忆告诉我的」



对方作出回应。



她嘴角一扬,笑容仿佛烂到一般的果实,烂熟,美丽,散发着甜腻醇香。她一个猛推,主动离开皆崎,与『魍魉侦探』拉开距离后站在那里的身影背后,展开了九条尾巴。其中四条尾巴是灰暗的棕色,看上去不怎么样。



但其余的五条尾巴呈金黄色,犹如熊熊燃烧的烈焰一般辉煌。



看到那些尾巴,化身为刀的弓儿叫了起来



『诶诶,本姑娘的尾巴!?』



「真是万万没有想到」



此刻两人面前,是弓儿的————否



是续上了传说中弓御前之尾的,妖狐。



* * *



磅磅、磅磅啷磅磅



话说很久很久以前,在神话时代的过去。



那个时候,俗世和常世还相隔十分遥远。



有一只名为弓御前的九尾妖狐出现了。



即便在妖怪的力量有所减弱的当时,她依然在人世出没,干过种种坏事。



她或蛊惑当权者,或煽动民众,或多造事端。久而久之,她与常世判官皆崎彻成了追捕关系。结果,弓御前被追上了。



最后,连尾巴都被砍了下来。



事情就是发成了那样。



但事情不仅仅是那样。



不过不管怎么说,那些事跟现在无关。



现在应当关注的,是过去被斩落在常世底层的黄金之尾,此刻正在面前轻盈翻飞。



真不知道那些尾巴上哪儿去了……结果九根中有五根被不认识的妖狐接在了自己身上。这个事实才是大麻烦。



『妈呀妈呀,什么情况!』



「唔……应该是被碰巧捡到了吧」



「正是。一天我在合理抓鱼,碰巧看到轻飘飘的东西顺流而下」



『唉,我的尾巴吗!竟然像桃太郎的桃子一样!』



「这不重要!弓儿小姐,大事不妙了」



『皆崎的彻啊,怎么了啊?』



依然没有解除变身的弓儿满不在乎地问道。



就如同回应她的疑问一般,指针喀嚓一响。



皆崎的身影涣然变化,变回成戴礼帽着西装的无力姿态。银怀表也融化了,变成烟杆掉在了落叶上。



皆崎愁苦不已地说



「正好,一分钟到了」



眼前的妖狐冷冷一笑。



那是胜者的笑。



对手是将弓儿的五条尾巴续在自己身上的九尾妖狐,皆崎即便以常世判官的力量也只能勉强与之抗衡,变回行走于尘世的凡人之躯则必然不是对手。



纵然抵抗,结果在双方看来都显而易见。



彻彻底底,走投无路。



但就在这时。



「接招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


一个粗野的声音震天价响,同时还有某样东西撕裂空气朝九尾妖狐呼啸而来。



只见那是鬼的棍棒。



妖狐如跳舞一般灵巧地躲过了这朴实的一击。



鬼拼命挥舞手臂,但动作幅度实在太大,这样的攻击就像是熊在试图去抓蝴蝶,毫无命中的可能。但是,鬼为了保护皆崎,用棍棒一通乱打砸开了墙壁,然后大喊



「快逃,『魍魉侦探』阁下!带上山姥快逃!」



「但是,这样您就」



「无妨!这是我的独断独行,是我的任性之举,也是为了满足我的一份小小恋心!我对她一见钟情!一定要娶她为妻!保重!请您一定要带上那位温柔的山姥逃掉!」



鬼被九尾轻松戏耍着,告白道。



皆崎明白鬼的决心,不知该如何回应。想让自己爱上的女性活下去,这的确是无以复加的强烈心愿。但这样下去,鬼肯定会丧命。这进退两难的选择,让他无言以对。



鬼察觉到皆崎在迟疑,放声大喊



「我知道这是死路一条!我无所谓!」



「您」



「快跑,跑起来!」



「……那就,告辞了。对不住」



皆崎轻声说道,接着转生就跑,化作一阵暴风奔向小屋入口。他轻轻把窥探着外面的山姥抱了起来。即便被抱了起来,她依然呆了一会儿,但回过神来之后就像小孩子一样小手乱摆。



山姥哭着哀求



「『魍魉侦探』大人,请放我下来!我也喜欢他!决不能留下他孤零零一个人!」



「那就更不能让你们一起死了。您自然喜欢他,还请至少让自己好好活下去!我带您去安全的地方!」



皆崎一边狂奔一边回应。他垂下弓儿化身的刀,把山姥扛在肩上。皆崎的速度比人类男性的平均水平要快得多,转眼间便与险境拉开距离。



就算这样,妖狐还是打算追上来,但被鬼的殊死一击绊住。



「休想逃!」



「诶,你可真够烦人啊!」



嘶唰,响起令人讨厌的声音。呀啊啊啊啊,山姥失声尖叫。



皆崎向身后瞥了一眼,然后摇了摇头,进一步加快了速度。



明月的白当空高悬。



粘稠的红顺刀而下。



鬼被刀刺穿,高高举在半空。



就像伯劳的战利品一样可悲。



* * *



肩上扛着山姥,手里提着弓儿化成的刀。



皆崎像野兽一样带着二人一路狂奔。



他压低姿势,身体前倾,马不停蹄地在崎岖不平的黑暗中狂奔。他沿切坡下滑,一跃躲过倒树,着地后继续前行。他听着声音,鼻子一哼,确定要去的地方,全力飞驰。但对手是妖狐,真正的野兽比模仿野兽的人还要迅速。



皆崎轻而易举地就快被追上。



「太慢了!」



九尾妖狐冷冷一笑,伸出手去。



但就在要被抓住的千钧一发之际,皆崎一跃而起



「就是这里!」



『啥!?』



「噫噫!」



弓儿和山姥的叫声像惨叫一样尖锐,重合在一起。



转眼间,皆崎坠向漆黑之中。



他将妖狐远远抛下,哗啦一声,沉进河里。



到此为止,永别。



这当然不可能的。



「唔嚯,我的身体已经不是凡人之躯的,这点小事不至于会死……咳咳,咳咳……两位没事吧?」



「勉强还好」



「咳咳咳」



变回成人形的弓儿和山姥分别回应。



看到两人勉强还算没事,皆崎站了起来。他身上滴着水,抬头向上看。陡峭的悬崖已然无影无踪。皆崎他们借助河水被冲得远远,逃离了妖狐的掌控。



这样一来就安全了。但是……



皆崎一度紧紧地闭上眼睛。



眼皮下面渗透出来的,是鲜血那残酷的红色。许许多多的人也已惨遭屠戮。如果弃之不顾,今后必然还会有更多人死去。



皆崎睁开眼睛,眼睛里焕发着决心,说道



「『魍魉侦探』,不能置之不理」



「那么要上嘛,皆崎的彻啊!」



「嗯,没错,弓儿小姐」



皆崎准备重新戴好礼貌,但他的手什么都没碰到。他那顶爱用的高级帽子,同样被水冲走了。皆崎叹了口气,手一翻,皮包骨的手指间变出烟杆。



与浑身石头的皆崎截然相反,烟杆没有滴下一滴水,甚至没有打湿。



皆崎叼起烟杆,吸了口烟又吹出来,说



「去狩猎狐狸吧」



出发,狩猎狐狸咯。



开始开始!